我们用眼睛看见世界,但用大脑看清世界。

Share

我们用眼睛看见世界,但用大脑看清世界。

在各距离内享受到自然、清晰且舒适的眼睛主观感受,是我们青春时代所拥有的美好视力。但当我们开始步入 30 岁,视力会逐渐下降,大脑的运作效率也会快速降低,容易出现疲劳乏力症状,特别是当我们一天持续数小时在电脑前办公,或整天阅读大量资料的时候,这些症状会随着年龄增长、专注力下降而产生及加重,以致于大脑无法专注,也无法在看书的视线范围内聚焦形成清晰、舒适的视觉感受,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将视线距离延长或增加阅读环境的光亮度,我们将此称之为近距离远视症状。

单光眼镜采用的是 700 多年前的老技术配制而成,用于矫正近视,虽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确保近距离内的视觉清晰度,但也会导致专注力加速减退,因为日常生活中戴着眼镜阅读时,视线距离如果超出镜片聚焦点,视觉系统则会尽力做出调整,才能与比镜片聚焦点更远的聚焦点相适应,进而出现近视度数每年增加、频繁更换近视镜片的局面。

此外,当看向远处的时候,还须摘下眼镜,使用起来也很不方便,特别是出现近距离远视症状的近视、远视、远视散光患者,以致于需要使用两副或三副眼镜,戴眼镜、摘眼镜再换眼镜,在近距离与远距离用眼之间频繁切换,除了鼻子上架着一副眼镜,在脖子上再挂着另外一副眼镜,导致个性化特征完全消失,特别是对于企业家或管理高层来说,外在形象个性化十分重要。

美国科学家、发明家本杰明Ľ富兰克林在 200 多年前,被誉为双光眼镜开创之父,因为他曾面临远距离远视症状,从 20 岁开始佩戴远视眼镜,但当他步入 40 岁时,也开始出现了近距离远视症状,因此在阅读书籍的时候还需要使用另外一副专用眼镜。在持续过着随身携带两副眼镜、频繁切换使用的数年生活里,他感觉到十分不便,因此设计出双光眼镜,将两种折射率不同的镜片上下接合或者熔合在一片镜片上,以缩小一半视野的代价来换取不必换眼镜的便利,可以通过上半部分的镜片看清远距离图像,还可以通过下半部分的镜片用于阅读书籍。对于当时那个年代而言,这已经是最先进的配镜技术,这项技术在后来 200 年内仍然广泛运用于价格昂贵和便宜的眼镜中,并一直延续到现在(除了 ISOPTIK 配镜中心,因不销售双光镜片。)

双光眼镜虽然可以帮助使用者看清近距离、远距离的图像,但缺点是看不清中间距离,包括坐在电脑前用眼时,使用者需要移动面部靠近电脑屏幕,通过镜片下半部分看清字体,或往后移动身体通过镜片上半部分看清屏幕。因此进一步发展成为三光镜片,镜片中间部分用于看清手掌末端距离内的物体,以解决上述问题。但不管是双光镜片,还是三光镜片,除了外表不太美观外,还存在眼前图像位置跳跃问题,而且依然无法真实解决专注力快速减退问题。当快速切换视线距离时,还感觉到视觉体验并不自然,寻找清晰的视线距离速度较慢,佩戴舒适度较低。从 200 年前一直沿用至今,依然有许多使用者无法适应双光镜片或三光镜片,特别是行走在水平面不平的地方,例如走楼梯、斜坡或上下车时,每年均有数万人加入首次使用双光镜片和三光镜片的行列,戴着阅读书籍时使用的眼镜看地面,还会出现距离评估的误差问题,这也是导致摔跤受伤甚至是残障的原因,而这种情况也是屡见不鲜。因此才发展成为 100 多年前的多层次无缝隙渐进型眼镜,这种眼镜清晰度更高,戴上之后各距离的视觉感受也更舒适,更能贴合客户的视觉需求。

但目前市面上广泛销售而且价格昂贵的渐进型镜片,均是采用 100 年前的渐进型镜片老旧技术,由成品或半成品配制而成,清晰度较低,以致于长时间形成压迫,进而出现眼部不适症状,长期遭到身侧扭曲变形的图像干扰,从远距离视线切换到近距离视线时,适应起来存在很大难度,视觉感受也不温和,视线聚焦变慢,戴上眼镜舒适度低,但每年依然有许多眼镜使用者白白浪费每次 5 万泰铢的花销,多次购买这些旧技术且价格昂贵的渐进型眼镜,换来的却是无真实效用的眼镜,也无法从大型眼镜生产公司获得任何明确的品质保证,完全是一种占消费者便宜的行为。

ISOPTIK 配镜中心是一家利用新科技为客户提供专业视觉检测、高清晰镜片设计中心,采用 3D 数字系统进行细致精准地镜片、镜框设计与生产,针对每一位客户的用眼行为差异配制专属眼镜,佩戴以后舒适度高、适应性高、视线广阔,可以快速找到清晰的视线距离,帮助提升大脑的运作效率,如同回到青春时代一般。

ISOPTIK 配镜中心配制的每一副新科技 3D 数字系统个性化超渐进型眼镜,都经过测试、设计、生产和组装一系列精准程序的雕琢,BOBI 大师始终以最严谨的态度保证每一个细节的品质,确保客户能拥有品质最杰出的眼镜作品以及各距离内高品质的视觉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