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察霖 : 端达拉

Share
哇察霖 : 端达拉
泰京银行卡(大众)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法律处助理

我开始觉得自己有近视的问题是在大学四年级的时候,当时开始看不见老师写在黑板上的字,所以就到大学附近的眼镜店去配了一副眼镜,当时的近视度只有大约 100 多度,因此从那时起就戴眼镜直到现在。

从那以后,就一直在更换了眼镜和镜片,每 3-4 年更换一次,在眼睛方的开支也逐渐增加。因为当觉得开始看不清楚了,就会去换一副眼镜,直到大约 46 岁时,开始发现普通的近视眼眼镜再也无法让自己看清近距离的东西,例如看手表,要揍到眼前也看得见,或者有时要抬起眼镜调节一下才能看得见。当时手机开始盛行,当有人打电话进来时,看不见是什么号码或者谁的号码,如果要拨号码也要一手端著眼镜调节视力,另一手按号码,必须双手一起用才能打手机。而且看书也看不见,如果需要看书则不能以正常的方式看,要抬到眼镜近处或者取下眼镜,这样也造成个人形象和自信度严重受损。

我因此开始到处询问亲朋好友,许多人说,要随身携带两副眼镜,近视和远视都要有,要且要戴着那种厚厚的凸镜片眼镜,看上去就知道镜片突起,这一些都显示我开始老了,我很不情愿戴上那种眼镜。

一直到我发现了一本杂志封底关于 BOBI 大师的广告,我开始阅读这篇广告的内容,获悉这是一种新的眼光配镜技术,一开始我没有太在意,直到看到了许多内容细节,开始进一步查询资料,认为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用上这种新的科技验配眼镜。

最终,我来到了 ISOPTIK 配镜店,记得那天刚好是孩子参加学校体育比赛的地点,附近有 ISOPTIK 的配镜店,工作结束后我就来到了 ISOPTIK 店里,BOBI 大师与他的工作团队很好的接待和照顾我,为我验光,然后试戴上 BOBI 大师各种型号的镜片。我觉得视力得到了改善,直到确认了新的镜片规格,记得当时要送到德国去制造,也耐心地等了几个月,最终新的眼镜到手了,我的视力也很快出现了变化,不用再用手去抬着眼镜调整视觉,再也不用取下眼镜就能清楚地看到字迹,看手表也不再需要揍到眼前。

在那之前,即使是到超视去买东西,看价格和标签内容时都要用手调整眼镜靠近看,或者脱掉眼镜看,实在是觉得很麻烦。当我戴上了 BOBI 大师的配给眼镜之后,这副眼镜能满足所有的需求,我也可以恢复正常与很自如的生活了。

我是深度近视者,近视度达到 500 左右,生活中离不开眼镜,如果我睡之前取下眼镜,早上起来就什么都看不见,要到处摸索找到眼镜。所以我随时要戴着眼镜。以往我还要自己开车,没有自己的司机,所以新配好的眼镜很有帮助,平时我们可能可以看到远处的东西,但看不见汽车内表盘上的信息,不知道是否到了什么里程,有没有什么警示信号,而我认为 BOBI 大师配给我的眼镜,让我恢复了正常人的视力,既不是近视眼也不是远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