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暖 : 森迪威帕暖牙医

Share
安暖 : 森迪威帕暖牙医
然禧医院口腔颌面外科牙医

我大约是在 45 岁出现视力问题,当我一下班回到家,休息闭上眼睛或者坐下来的时候,就感觉到很疲累,什么事都不想做,然后开始怀疑身体是不是出现什么问题,因为有一些症状慢慢浮现,看书的时候需要把书放得远一些,也怀疑这些症状是不是因为视力问题引发的?因此就尝试到 ISOPTIK 配镜中心检测视觉系统,吼!这里的检测步骤相对比较多,我从没想过检测过程会这么复杂,这么系统化和程序化。

如果要说到此前用过的眼镜,也照样可以使用,但不能满足我所有的用眼需求,因为工作的时候我需要接触到病患,为客户看诊的时候还可以,但是当我起来填写病患病历卡时,病患站着,我转头看向病患时则会出现眼前模糊的症状,导致我需要伸手把眼镜往下挪动才能看得清,这让我感到很不喜欢,可能是因为我这个人比较讨厌麻烦。

至于投资购买 ISOPTIK 配镜中心的新科技 3D 数字系统个性化超渐进型眼镜,对于我来说很超值,因为生活品质会有所提升,让我感受到快乐,不论是去到哪里,不论做什么,都感觉很舒适也很便利,仿佛回到我视力还是很好的那个时候。